主页 > I妙生活 >幸好在法院枪毙一个癌末忧郁症老人家之前,他就先走了 >

幸好在法院枪毙一个癌末忧郁症老人家之前,他就先走了

2020-07-08 13:02 来源:http://www.vns6023.com 栏目:I妙生活

新闻:纵火害13人死 林基雄病逝看守所

一位纵火烧死13命,社会眼中的穷凶极恶之徒,依民俗观念,死后必定下到十八层地狱,永世受苦赎罪,然而林基雄,一位69岁癌末忧郁老人家,早已在人世间的最后几年,进到早来的地狱,第零层的地狱。

林基雄虽然在67岁的年纪,犯下可能是天理不容的重罪,但在此之前,他只是一位平凡的独居老人家,没有任何前科,也没有跟人结怨,更没有感情、钱财、或者人际冲突的纠纷。他甚至没有结婚,没有孩子,二十几年来靠着打零工、捡破烂过日子,一个人住在台南麻豆老家的砖造房子里。他唯一有来往的亲人,是住在高雄的弟弟与弟妹。

2010年,当时65岁的林基雄罹患了直肠癌,发现时已呈现多重器官转移,手术后肚子开了造廔,行动也不方便,需人照顾生活起居。原本林基雄的弟弟三不五时过来探视帮忙,但他怕麻烦人家,于是主动搬到安养院,也就是当时的署立新营医院北门分院外包给人经营的养护中心居住,让专人照顾。他有低收入资格,住养护中心免费。

林基雄搬到养护中心以后,癌症病情没有改善,经常腹泻,需要更换便袋,加上离乡背井人生地不熟,他开始情绪低落,郁郁寡欢,逐渐有了厌世的想法。他居住的养护中心大都是卧床老人家,只有他还能缓慢行走,自由进出病房内外,心情不好的时候,他也不找人诉说,就是一个人独自到外头抽菸解闷。

忧郁症一般好发于青中年,但也有老人家年轻时从来没有情绪问题,老了以后才罹病,特别是罹癌、中风,或者独居、无人支持、经济状况不佳的老人家,都是罹患老年忧郁症的高危险群。许多身体有病的老人家,活动量、胃口、睡眠,本来就不好,得了忧郁症以后,很容易被旁人忽略,以为反正人老了病了,当然不快乐,其实只要稍加关注,有一点点精神医学概念,就能察觉林基雄不只是罹癌以后心情不好,而是根本有了严重的忧郁症,必须接受治疗,甚至若有自杀危险,应让其到精神科住院治疗。

然而养护中心有没有这样做?有没有带林基雄去看老年精神科?该养护中心承租署立北门分院的二楼,而四楼就是医院的精神科病房,但北门分院有没有派医生过去看看林基雄?至少从媒体上看不出来。养护中心的照服人员与负责人,或许没有老年忧郁症的概念,但北门分院总该有吧?问题是养护中心属外包业务,我只出场地收房租,你要怎幺照顾老人家,抱歉,没我的事。

凌晨,林基雄趁着工作人员没注意,进到二楼病房的储藏室,以打火机点燃被单、卫生纸等易燃物,随即引起大火。火势迅速延烧,浓烟密布,加上大夜时段,病房内竟然只有一名护理人员负责照顾六十多位卧床老人家,疏散不易,最后酿成十三名老人家被烧死的惨剧。案发后不久,警方在医院后方的建筑物里找到林基雄。

幸好在法院枪毙一个癌末忧郁症老人家之前,他就先走了
图片非文中人物/Photo Credit:SungHsuan WangCC BY ND 2.0

林基雄被逮捕后,羁押在看守所,2013年3月,他被台南地方法院以杀人罪判处死刑。法官在判决书里,认定林基雄的杀人企图属于「不确定杀人故意」。不确定杀人故意是说,虽然你放火的用意不是要让那些老人家死掉,但你明知放了火以后,那些行动不便的老人家会被烧死,而且你也不反对产生这样的后果,所以说跟故意放火杀死那些老人家,本质上是一样的。

2013年11月,台南高分院二审也维持死刑的判决,法官同样提到了「不确定杀人故意」。问题来了,不确定杀人故意,到底跟「明知并有意使其发生」的那种故意杀人,可以相提并论吗?两公约提到,「非犯情节最重大之罪,不得科处死刑」,那幺「不确定杀人故意」是最重大之罪吗?2013年9月,犯下合库抢案,造成警察一死一伤的王渊,就被高院以「不确定杀人故意」未达两公约的最重大之罪为由,免除死刑,只判了无期徒刑,为什幺林基雄要判死刑?

尤有甚者,林基雄明显罹患忧郁症,但台南地方法院从头到尾没有委託专家施予精神鉴定,就直接认定他犯案时心智状态正常,大笔一挥判他死刑,这是相当不可思议的裁判品质。还好案子到了台南高分院,总算安排精神鉴定。受委託的卫福部嘉南疗养院在鉴定报告里说,「林员可能因重度忧郁症,导到强烈自杀意念(据林员描述与文献记载,当日纵火两处,并自行将沙放置于造廔口内欲自杀)产生严重之认知扭曲,且因其教育程度低,智能仅中下至边缘範围,冲动控制不佳,缺乏适当之因应技巧处理生理、情绪问题,而有依其辨识而行为之能力显着减低之情形。」这落落长的文句什幺意思?简单讲,就是林基雄犯案时得了重郁症,精神已有耗弱。

问题又来了,台南高分院法官有没有採纳这样的鉴定结论?没有!法官在判决书里说,从林基雄可以买打火机、点燃火灾,还能躲藏,而且事后可以描述犯案过程看起来,他犯案时「思路清晰、无辨识能力,所谓的忧郁只是他原本的人格特质,非必然衍生犯罪行为。」

精神科专家跟你说,林基雄犯案时辨识能力已有缺损,你还在那边没博假博,自己当起犯罪心理专家,乱扯一堆,那还委託鉴定干嘛?严重的忧郁症患者,在情绪翻落谷底时,自己痛苦已达极点,无暇顾及他人,当然可能做出正常时不会做的事,怎幺会跟犯罪行为无关?

这就是台湾的死刑裁判品质。一个癌末忧郁痛苦的老人家,想自杀不成,反倒引发大火,烧死别人,这是医疗、社福、长照机构管理,一连串结构问题的表徵,怎幺会用罪大恶极、只能处死这样的法律观点来说明一切?

不是说林基雄不必负法律责任,而是他明显罪不及死,判他死刑是可耻的误判。林基雄被羁押后,虽然癌末重郁,法院还是要关他,到底他在看守所里,有没有接受足够的治疗与休养,实在是一个大问号。以林基雄的年纪与病情,应该让他保外就医,而不是继续关在居住环境恶劣、医疗提供有限的牢笼里。果然,,林基雄在看守所里大量吐血,送医不久就死掉了。

总算林基雄没有继续带给法院,还有台湾社会更多麻烦,如果林基雄真的撑到三审死刑定谳,要不要执行,枪毙一个癌末忧郁老人家,恐怕又会引发轩然大波。

林基雄死掉的新闻没什幺人注意,法院也把上诉案结掉了,而北门分院老早与13名死亡住民的家属达成和解,每人赔偿2百万元。问题是这赔偿金哪里来?北门分院是不是公立医院?是不是纳税人支付?一家公立医院不好好经营,还要外包给人开安养院,当包租公,这是怎幺回事?

林基雄死了,但台湾社会对于老年照顾与老年身心健康的关注,有因为这事件得到反省与改进吗?台湾法官对于死刑的判决,有变得更加审慎周延吗?公立医院后来禁止外包行为,问题是何以经营不善,有找到根本原因吗?

没有够好的老年医疗与照顾,没有够好的司法裁判品质,这样的社会,就可能沦为地狱第零层,製造更多不幸事件,值得台湾社会警惕。

幸好在法院枪毙一个癌末忧郁症老人家之前,他就先走了
图片非文中人物/Photo Credit:SungHsuan WangCC BY ND 2.0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