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H生活化 >王菀之与音乐剧约会 台上忘我 寻觅真我 >

王菀之与音乐剧约会 台上忘我 寻觅真我

2020-07-24 02:15 来源:http://www.vns6023.com 栏目:H生活化
王菀之与音乐剧约会 台上忘我 寻觅真我 翻译剧本——王菀之首次翻译剧场文本,并包办出品人、统筹、监製。(杨柏贤摄)王菀之与音乐剧约会 台上忘我 寻觅真我 First Date——王菀之与吴镇宇担纲演出百老汇音乐剧First Date。(受访者提供)王菀之与音乐剧约会 台上忘我 寻觅真我 《柯廸夫》——W创作社音乐剧《柯廸夫》(2010年)内有多首王菀之创作歌曲,讲述追求歌唱热诚。(网上图片)王菀之与音乐剧约会 台上忘我 寻觅真我 《骚眉勿扰》——《骚眉勿扰》为王菀之与白只主演的舞台剧小品。(网上图片)王菀之与音乐剧约会 台上忘我 寻觅真我 王菀之与音乐剧约会 台上忘我 寻觅真我 王菀之与音乐剧约会 台上忘我 寻觅真我 王菀之与音乐剧约会 台上忘我 寻觅真我

「在舞台上把魔性爆发出来,得以净化自己。」王菀之身穿一袭粉红色裙子,甜美声线飘蕩于房间,说话却比想像中暗黑。「魔性」,两个字反衬得锐利。曾掀动粤语音乐剧佳作的她,最近筹备跟吴镇宇来个初次「约会」演出。谈及剧场启发,经常四出支持细团作品,王菀之滔滔不绝述说暗黑面向。舞台的一期一会,如何令她忘我,再寻真我?

「这是我跟前辈(吴镇宇)第一次约会吧。」王菀之说,她去年胆粗粗邀约吴镇宇演舞台剧,谁知收到对方想演音乐剧的回覆,的确惊喜。王菀之首次担任出品人、统筹、监製,更是半个编剧翻译中文文本。将上演的作品是同名百老汇爱情音乐喜剧First Date。First Date讲述素未谋面的Aaron(吴镇宇饰)与Casey(王菀之饰)首次约会,性格南辕北辙。餐厅侍应(袁富华饰)推波助澜,二人言谈间渐渐发现对方内心一面。王菀之表示,起初筛选了几套作品,最后认为此部共鸣较强,适合中细型班底。音乐底无疑令王菀之更易察觉到剧目节奏,她称作品约90分钟没有中场,非常明快:「这是一部punch line好準的剧目,多一个字一粒音都会拖累节奏,『交波位』最精彩。」

担任监製翻译 邀吴镇宇出演

「我想试试翻译文本,但自己是负责任地试。背负别人的投资与期望,如果觉得自己做不到,就不会挑战。」王菀之笑说,大学时期曾翻译文件挣取外快,惟翻译剧本基本跟编剧岗位无异。她花上约两星期翻译初稿,每每醒来便埋首文本。她认为难在句子语气节奏:「当你把句子翻译成广东话,语气似我们香港人说话,偏偏个beat(节拍)不对位。」First Date首演于2012年,围绕大城市当下背景,内有不少潮语与文化差异,转成本地语境亦是一大任务。剧目本来讲述Aaron试探对方是否犹太人,涉及其家庭宗教背景。王菀之表示需要小心处理,虽然本港亦有犹太裔聚居,但为配合演员,有可能更改人物角色设定。

至于音乐元素,王菀之过往曾演出W创作社的《柯廸夫》(2010年)、风车草剧团的I Love You Because(2011、2012年)等音乐剧。《柯廸夫》音乐参与度较高,皆因内裏有多首配合剧目个人主唱的新作,包括自己作曲的《开笼雀》、《画外音》及主题曲《高八度》,亦出了特别版专辑。剧内也唱出多首王菀之、张敬轩歌曲旧作。《柯廸夫》围绕角色燃起音乐热诚,跳出日常生活之故事,跟演员本身创作路途不免重叠。作品上演后有剧评人反映故事单薄,角色转变突兀,从製作可见着重演唱,拿揑未够平衡。今次First Date本质不同,主要沿用原版歌曲,由王祖蓝改编中文歌词,音乐总监为John Laudon。

拉远一步谈谈流行乐坛及剧场花火。早在1970年代潘迪华投资及演出大型华语原创音乐剧《白孃孃》,以国语歌曲为主轴,撮合顾嘉煇与黄霑组合,歌曲《爱你变成害你》流行一时。1990年代张学友主演粤语音乐剧《雪狼湖》,内裏广东歌唱至街知巷闻。W创作社于2005年上演《梁祝下世传奇》再激起浪花,剧中何韵诗的歌曲《劳斯.莱斯》、《化蝶》均大热,勇夺歌曲奖项,卡拉OK亦有剧场演出版供人献唱。后来非常林奕华製作《贾宝玉》(2011年)亦异曲同工。香港剧坛向来不乏本地音乐剧,但亦不多。作曲家高世章有份参与的《一屋宝贝》剧场版大受欢迎,至少5度公演。分别在于,歌曲始终挤不进流行「乐坛」。近年本港未见流行乐坛与剧场紧密刺激创作的「混合」大型作品,的确可惜。惟仍幸看见一些团体尝试不同表述模式,融合形体、音乐、文字创作等跨媒介剧场表演,包括无伴奏清唱乐团「一舖清唱」《香.夭》(2016年),开闢路向。

围读剧本 渐投入剧中人物

回到演剧,王菀之于2006年首次演出森美、小仪歌剧团剧目,从《小人国》至担大旗演出《骚眉勿扰》、《等死研究所》,几乎年年回到舞台,她温柔地说:「因为剧场是很美丽的地方。」还记得第一次围读吗?她笑说:「只是记得『快到我了,快到我了,要用什幺语气说此句呢?』完全捉不到。」围读乃一班舞台剧演员拿着剧本朗读练习,将整个戏码读完。由于舞台剧连贯演出,围读相当重要。王菀之称电影多数是自行钻研剧本,「埋位」前跟对手对戏,拍摄次序亦较为跳跃:「电影角色好快,例如我这边厢在吃火腩饭,场内大叫『5分钟埋位』,可能下一句就是喊着说『妈啊』。」王菀之说得七情上面,「你明不明白,没有时间啊!」

对比之下,舞台剧更助演员「成为」另一角色。曾历约10部剧目围读训练,王菀之步步悟出如何代入另一个人:「当你要套入完全陌生的人(角色),起初不知如何演绎,之后我发现其实只要把字读出来就行,先不要想给什幺颜色。听到自己读出来,反过来会给你一些感受。围读会愈读愈奇怪,我们可能读十次都未『丢本』(不再手持剧本),但你会变了那个人物。」

常常说站在别人角度想,其实谈何容易。从王菀之领悟剧场给予时间,日复日了解人物,套于日常生活亦未尝不可。理解别人先去除多余前设,经历是一次次相处,或会头破血流,又或依然陌生。浸出默契之前,只好给予时间。剧目亦然,其中一首曲目First Impressions讲述男女碰面后,分别感到对方呆板或气势汹汹,心中打量不会投契。双方却花尽小伎俩,猜想对方喜欢何等性别与个性模样。至无意中谈及男方家庭背景,他们才理解对方较为真实一面。在这个速食都市,我们有多少此等能耐?

角色,让她掀开自己另一面

王菀之说舞台是「虎度门」。虎度门是伶人出场台口,一踏出台板即要忘记本我,投入另一个角色。向来多演喜剧,真正令她感受魔幻一刻要数回《柯廸夫》。舞台剧威力在于有血有肉,演员要即时把力量弹去观众席最后一排,甚至二楼。她续道:「力量如此大,你站在他身边,吓死你啦!当我被震慑,其实亦会将力量爆出来。记得《柯廸夫》,年轻灵魂好在那份什幺都不顾的火,不理会烧到东,烧到西,起码肯抛火出来。记得张敬轩有一幕哭得要紧,用力扔掉纸箱。他把真实、最软弱感情拿出来,一定有爆发力。」

这一关虎度门却不尽如此正面、积极、「我做得到」。对王菀之来说,发现暗黑才更重要。「现在说剧场的事,我可以滔滔不绝,彷彿很有信心。有时我都不记得自己是谁,最初其实是个极不喜欢说话,不想见人,只是满脑子音乐的一个女子。」跟前的王菀之,言谈间飞到曾经背着琴到台湾连锁书店表演,害害羞羞,续道:「有那个我无问题,但一个人是否只有那面?于现实中你不习惯、不够胆去掀开自己另一面,以为你只活在『我就係咁』的一面。」王菀之形容角色令她戴上面具:「我演完某个角色可以大条道理说,我不是『她』,只是一个角色。我不暴力,只是角色需要我打人。以一个角色去遮掩。」

舞台激发魔性 自我净化

王菀之最爱的剧作家,原来是英国剧作家Sarah Kane。Sarah Kane一生只有6部作品,多年来受情绪问题困扰,28岁结束匆匆一生。其首部作品Blasted由一名记者企图强姦女生开始,带有枪械的男子冲入房间,接着涉及大量暴力之零碎情节,剧目引来极大迴响。王菀之解释:「她专写每人心中潜台词,所有不够胆说出来的,一些批判、不安、诅咒,很赤裸裸,要演员经历此痛苦,再告诉人你不是疯的。」剧场不时探讨人性,王菀之说正正要透过角色挖出浮冰下面藏着的冰层。她双手边往上搅动边说:「可能真实的我想杀人,自己都不知。要问自己有时会否去到此层相同的愤怒 ,同时可能立即憎自己。当憎自己又要问,你真的觉得如此做不道德,或只是发脾气?」听罢,真没想到王菀之吐出这句,以阐述剧场踏破魔性。她狡猾地笑,正正这是一个可戴上可脱下的面具,令她面对及净化自己,当上更好的人。即使她一身裙子如棉花糖,此虎度门,亦为苦矣。

(化妆:Janice Tao@Zing make up school;场地提供:荃湾南丰纱厂)

■First Date音乐剧日期:8月30日至9月8日地点:香港演艺学院歌剧院门票:$280至$980

购票

文:刘彤茵编辑:蔡晓彤

电邮:culture@mingpao.com


相关文章

申博太阳城_178国际登录网址|最新资讯热点|多种热点问题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美高梅真人地址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环亚国际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