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X滴生活 >《博物誌》之梦:蛇 >

《博物誌》之梦:蛇

2020-06-10 17:08 来源:http://www.vns6023.com 栏目:X滴生活

《博物誌》之梦:蛇


Photo from Flickr CC by sun_line


立即试读

我非常喜欢蛇。光滑的、细瘦或粗肥的、看来邪恶无比的蛇。有没有花纹都好,带有毒性更佳。牠们身上总是鳞光闪闪,多美,多野,多叫人类恐惧又谦卑。

所以看到董启章的〈蛇〉开篇提到「没多久之前,我走失了一条蛇。」心里便暗暗起了奇妙共鸣。首先,主角养了一条我从没养成的蛇,再者,主角丢失一条蛇的心情,大概也只有爱蛇人才懂。

然而,爱蛇这种情绪其实有点恶劣,毕竟多少是在寻求刺激。于是蛇本身并不真正被爱,而是一种权力拉扯的象徵:高等生物对上有毒低等生物,随便一个失衡就会彼此仇恨。

说到权力拉扯的瞬间,我便想起曾在老家的公寓楼下看到一条粗壮无比的灰蛇。那时我年纪还小,背着书包刚从一楼铁门跨出,脚步才踏上人行道,就余光发现路旁有抹突兀影子。一转头,一条足以横跨整条人行道幅宽的灰蛇就晾在那里,小珠子般的眼睛望着马路中央,我身体瞬间僵直,眼神迴避才一秒,接着再瞧,蛇却已消失无蹤。

一个神祕的、位于城市中的荒野经验。彷彿灵光一闪就逝去。刚开始是惊异,接下来则开始怀疑自己眼睛。怎幺了?太想见到蛇了?还是牠当真如此灵巧,长长身体瞬间便可收缩入公寓间隙缝,消失无蹤?

然而当晚回家就听说附近有人报警抓走了巨蛇。真可惜,牠究竟是从哪片山林寻路下来?又是如何迷失于城市?又或者牠并未迷失,只是想来瞧瞧拒绝牠的城市,而消防队员的野放反而使牠更加迷失?

董启章的主角在这篇文章中四处找蛇:去卖蛇羹的铺子找、在新闻版面上找、在车厢缝隙间找、在女女男男的裙底与裤脚边找。多美。那理所当然的姿态彷彿一座城市容许一条蛇,迷失只是一种状态,而非定义。

不过如果真要目睹蛇的光华,目前还是在野地里才能目睹。就连米开朗基罗在《原罪》画作中那条伊甸园中的蛇,我都嫌牠不够野性:那里的蛇身是象徵,而非生猛的原本。当然在这里嫌弃撒旦化身有点烦人,然而我只是想说:什幺象徵都得要回到原本,而有时原本能散发出更多抽象光华。

我在京都曾经去拜访作家谷崎润一郎的墓。虽然墓园入口没有标示,但为了心仪作家,我仍然想尽办法从拥有墓园的寺院管理处要到了指示图。随后我恭敬参拜,自以为亲暱地说了许多同为创作者的心里话,结束才离开,立刻在铺满初秋落叶的石板路上遇见一条修长的青蛇。头脸圆润,似乎无毒,凝望着我与旅伴一阵子后逕自滑行离开,我便坚持那是作家派来送我的使者。

因为在野地,蛇不只是隐喻,本身野气反而更使牠像是来自过往神话甚或冥界空间。那幺原原本本的身体,自在伸展,待你反而如客,彷彿更让人体会万物平等的意味:无论文不文明、进不进化,甚至连生死都平等。

而那平等就像故事最后。董启章最后抓住了一只蛇,发现是白蛇后只好将其放走,只因为他的是青蛇。这组对比无法不让人想到白蛇传。如果以白蛇传而言,白蛇才是主角,然而他放走了白蛇,寻找的是青蛇,恍惚间似乎也颠覆了主配位阶甚至人蛇位阶。而一个小小的颠覆,不但能保有在野之野,彷彿也释放了主流位阶之人内心真正的野。

彷彿冬日乾燥皮肤,粉白鳞片般的纹路偶尔爬满整身。


相关文章

申博太阳城_178国际登录网址|最新资讯热点|多种热点问题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私网包赢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真人盘口